返回列表 发帖
本帖最后由 木槿 于 2013-7-8 20:12 编辑

赫拉巴尔的《过于喧嚣的孤独》
因为我有幸独处,虽然我从来并不孤独,我只是独自一个人而已,独自生活在稠密的思想之中,因为我有点狂妄,是无限和永恒中狂妄分子,而无限和永恒也许就喜欢我这样的人。

漫长的人生路,陪伴只是一段,有些路注定我们会孤独的走下去。

那么还是喝杯茶吧,或是看场小津安二郎的电影,远离属于统治阶级特有的勾心斗角和唇枪舌战的派系,让悲哀的人生舞台镌刻上艺术及伟大作品的斑斑印记吧。
妙莉叶·芭贝里《刺猬的优雅》

多年前曾在出租车,听到司机放的歌剧,惊讶不解,可是谁的灵魂会比谁高尚呢?今天看到新闻某地42名精神病人集体飞跃疯人院,是公安局送去的几位带头,感到很有意思。

因为艺术,就是生活,只不过是伴随着另一种节奏罢了。
遥知独听灯前雨,转忆同看雪后山。

TOP

返回列表